普希金诗选 | 和爱的人一起读

不瞒您说这是一个恶心的句式。(图/毕加索 文/吴再) [经典诗歌] 普希金诗选 汪剑钊 译 致娜塔莎 标致的夏天凋敝了,凋敝了, 晴明的日子正在飞逝; 黑夜那绵绵的迷雾 在打盹儿的...


©“不瞒您说……”——这是一个恶心的句式。(图/毕加索 文/吴再)

[经典诗歌]

普希金诗选

汪剑钊 译

致娜塔莎

标致的夏天凋敝了,凋敝了,

晴明的日子正在飞逝;

黑夜那绵绵的迷雾

在打盹儿的影子上漫溢;

肥饶的旷野一片空旷,

嬉闹的小溪变得冰凉;

蓊郁的森林愁白了卷发;

天穹显得黯淡而苍茫。

心爱的娜塔莎!你在哪里?

为何见不到你的踪影?

莫非你不愿和贴心的同伙

分享那合营的韶光?

无论在波光粼粼的湖面,

照样在芬芳的椴树荫下,

无论破晓,照样黄昏,

我都见不到你的倩影。

很快,很快,严寒的冬天

就要走访森林和旷野;

在烟雾环绕的农舍里,

炉火很快将熊熊燃烧;

但我照样见不到迷人的她,

仿佛笼子里的一只黄雀,

沮丧地独坐在家中,

深深地怀念我的娜塔莎。

白天的星辰黯淡了

白天的星辰黯淡了,

暮霭降临在蔚蓝的海面。

喧哗吧,喧哗吧,顺风的帆,

黑暗的海洋,在我脚下澎湃吧。

我瞥见了迢遥的海岸,

南方大年夜陆那神奇的边缘;

我激动而悒郁地憧憬那里,

心坎沉浸于回忆……

我的周围翱翔着认识的幻想;

我回忆往昔猖狂的爱情,

我的心灵为之苦楚和欢畅的统统,

欲望和希冀那恼人的诈骗……

喧哗吧,喧哗吧,顺风的帆,

黑暗的海洋,在我脚下澎湃吧。

翱翔吧,把我带向远方,

超出无常的海洋那可怖的率性,

只是不要驶向我迷雾笼罩的

伤心的故乡海岸,

恰是在那里,我第一次

点燃了情欲的火花;

恰是在那里,和顺的缪斯悄然默默对我微笑,

而我消逝的青春

过早地在风暴中凋零,

恰是在那里,飘忽的快乐反水了我,

把冷酷的心灵交给了苦楚。

为了寻求新的印象,

我逃离了你们,我的故乡,

我逃离了你们,享乐的宠儿,

短暂的青春那些短暂的同伙,

还有你们,放浪掉路上的亲密女伴,

虽无爱情,我却向你们奉献了自己,

奉献了安宁、荣誉、自由和灵魂,

我已忘却了你们,……但心灵的创伤,

爱情深刻的伤口,却无法医治……

喧哗吧,喧哗吧,顺风的帆,

黑暗的海洋,在我的脚下澎湃吧……

我再也不会有什么等候

我再也不会有什么等候,

我再也不会爱什么幻想;

惟有苦楚还伴跟着我,

那是心灵空虚的果实。

在残酷命运的风暴下,

我鲜艳的花冠已经枯萎;

我孤独而忧伤地生活,

我等待:末日是否已光降?

就这样,忍受着深秋的寒意,

仿佛听到冬天风暴的怒吼,

犹如一片垂危的树叶,独自

在光秃秃的树枝上颤栗。

葡萄

我不再为玫瑰认为惋惜,

它们伴随轻盈的春天枯萎;

我爱好成串成串的葡萄,

它们在山坡的藤蔓上成熟。

这是肥饶的谷地的美景,

这是金色秋日的欣喜,

椭圆的葡萄,晶莹的葡萄,

仿佛少女的一根根手指。

风暴

你可曾见过绝壁上的少女,

一袭白衣,高出于波涛之上,

大年夜海在翻滚的迷雾中涌动,

和它的海岸互相游玩,

闪电发出它的红光,

一次次映红了少女的身影,

暴风在飞驰,击打着

她飘动的衣裳?

迷雾中的大年夜海十分标致,

闪电中的天空没有一丝蔚蓝;

但请信托:绝壁上的少女

比波涛、天空和风暴更标致。

致凯恩

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:

我的眼前呈现了你,

仿佛倏忽即逝的幻境,

仿佛那纯美的精灵。

在浮世的喧哗中焦炙不安,

无望的哀愁熬煎着我的身心,

但和顺的嗓音一向于耳,

可爱的面目面貌让我魂牵梦萦。

岁月流逝。骤起的风暴

驱散了往昔的幻想,

我忘却你和顺的嗓音,

也忘却了你天使的脸庞。

在穷山垩水,在囚禁的幽阴郁,

我的岁月在镇定地延伸,

没有神明,没有灵感,

没有眼泪、生命和爱情。

我的灵魂被忽然惊醒:

再一次呈现了你,

仿佛倏忽即逝的幻境,

仿佛那纯美的精灵。

心儿在陶醉中跳荡,

统统又为它再度复苏,

哦,神明!哦,灵感!

哦,生命、眼泪和爱情!

冬天的蹊径

透过波浪般起伏的迷雾,

闪现出了一轮玉轮,

在忧伤的林中旷地里,

它洒下一道道忧伤的光线。

在冬天寥寂的蹊径上,

灵巧的三套车在奔腾,

车上单调的铃铛

响得让旅人加倍愁闷。

在车夫悠长的歌声中,

有一种亲切的器械:

时而是豪爽的欢畅,

时而是心坎的忧悒……

不见灯火和乌黑的茅屋,……

密林和积雪……惟有

带开花纹的里程碑

一起扑面扑来,又退后。

寥寂,忧郁……翌日,尼娜,

我要回到心上人的身边,

坐在壁炉旁忘掉落统统,

看你一千遍也不厌倦。

钟表的指针滴答作响,

平均地萦绕着自己的圆周,

子夜赶走无趣的客人,

却不能让我们就此分别。

哀愁啊,尼娜!旅途无聊,

车夫打起了打盹,沉默不响,

铃铛发出单调的响声,

云雾遮住了玉轮的面容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